藉由宣導聯合國所訂定的「世界人權宣言」,讓青少年、甚至一般民眾瞭解他們所擁有的基本權利,使社會各層面能夠將這30條基本權利落實在生活中,建立一個民主、自由、理性的社會。這個部份,將透過中華國際人權促進會的設立,來與國際青少年人權協會(Youth for Human Rights International)的相關活動接軌,目標是要求落實世界人權宣言,使人權在全球實現。
聯絡我們:02-25633636

人權故事、文章分享分類

~人權教育現場~ 孩子的麻煩來自處罰

~人權教育現場~ 當人權教育落實在班級經營
本會執行長李惠芬老師在班上融入人權教學的成果分享
 
  小東上課常常有許多特別的想法,也常常偏離主題,最常發生的事是舉著手一直叫「老師我!老師我!」,如果你沒有點他發言,他的叫聲配合著肢體動作,絕對讓教室充滿熱鬧的吵雜聲,每一次舉手非答不可,如果沒有輪到他發表,他還會咕嚕–咕嚕的唸不停,當我請他安靜時,他會說「我又沒怎樣」。
  而下課最常上演的戲碼是,在快上課或一上課時氣急拜壞的回來告狀,告狀的聲音在還沒有踏入教室就開始了!「老師────,○○打我,○○罵我是胖子……」對於這樣的孩子,我心中有許多的好奇,而在處理問題的過程,如果讓他敘述事情的原委,他可以在整個事件中,認為自己沒有任何的錯,因為都是別人的錯。
  有一天在他心情還不錯時,和他閒聊,我問他平時爸媽會不會處罰?小東很不解的說「我數學習作,如果沒有90分少一分就打一下,但是我爸如果在,我媽就不會打我。」我很納悶的問還有什麼時候會被打?他馬上說:「還有,聯絡簿上如果被老師寫不好的也會被打……」,說著說著情緒慢慢下降。
  心中想著:被處罰的孩子,學到什麼?看臉色嗎?真正的導正行為?我看到的小東,總是渴望溝通,不停的想表達,不停的想吃,這些行為透露什麼訊息?非常在意成績,在發生爭執和糾紛時總是看不到自己做了什麼?而害怕處罰讓孩子學會更多的辯解。
 
小東媽媽:
  你好!很久沒看見你了,很忙嗎?
  最近我在小東的聯絡簿常有留言,我想知道他在家寫作業的情況如何?須要一直叮嚀或催促嗎?寫這一封信是希望能幫助孩子對自己的作業能更用心和負責,小東是一位有能力的孩子,確無法展現更好的表現,經我的觀察發現:
1. 他喜歡和人溝通,但常抓不住正確的溝通時間和方法,因此造成彼此的不愉快,就像他對小惠的行為除了言語貶低(罵她笨蛋),還會動肢體,我了解他是一種刺激反應的行為,但卻容易造成別人的不適。
2. 在書寫方面,只要是在教室不管是抄寫或要思考的,他常因為與人互動頻繁而無法完成作業,回家後也沒有主動補寫,所以會有完成一半或缺的作業。
3. 這些行為造成他的情緒不好,最近在校常因自己未負責而生氣,今天上課看課外書,請他收起來他的態度不好,請他把書放在我這裡他一直在生氣……
  這些現象都在告訴我們一些訊息,他需要有更多負責的行為來減不悅的情緒,只要做該做的事孩子就會開心,他一定懂這些道理,只是他需要更多的行動來達到,在校我會多協助他在家就請你多費心! 
祝好           有空歡迎來談一談      Fenny老師
 
文/ 中華國際人權促進會執 行長秘書長 / 台北市中正國小教師 李惠芬 2010-10-18
 

閱讀全文

~人權教育現場~ 人權教育的起點~研習所感

~人權教育現場~ 當人權教育落實在班級經營
本會執行長李惠芬老師在班上融入人權教學的成果分享
 
人權教育的起點?
    每一次的研習、從不同分享者的分享中,每分每秒都是自我解構和建構的活動,這些心中的許多的「同意」「不同意」和「問號」,不時的迴盪,有些點還在迴響、有些點稍縱即逝,有些……,這些被動搖的觀點其穩定和持續,除了自我的對話,最好是加上與他人的互動,否則那些沒有對話、沒有澄清的價值,就算用最先進的大炮發射,最終這些射得再遠的飛彈,最後是否又繞回原點?!一切因人而異,但……從另外的觀點來思考,至少它被啟動了。(這是正面思考)
我了解每個個體都是獨立的,個體在不同的成長過程所累積的價值觀和思考面向,其同質性和異質性的比例有多少?難以得知,唯一我最確定的是「人權教育」就是一種生活的態度,它在生活中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發生,一切的起點,就是每一個人~他自己。只有懂的自己權利的人才能進而尊重他人的權利。
人權教育、法治教育的相似、差異和比例
     身為「人」最嚴重的問題,是分不清楚「什麼是最重要?」
當一位教學者要傳達教學素材給學生時,他是怎麼選擇的?先教人權嗎?再教法治或同時並進,你是帶著「權威」在教人權或……,我在思考,法治教育是一種帶有強烈制裁和嚇止效果的教學(也許有些人不是這樣教),而人權教育是一種理性、和平和尊嚴的追求,那是天賦予人的最高價值,這兩種是否有其衝突點?如何教?能讓學生從認識了解,進而能負起責任或是讓學生因害怕處罰而遵守,那是教學的藝術和課程的思考,讓「人權教育」回到教育的本質,是真正推廣人權教育的真締。
愛、寬容、善良、穩定
   一個穩定的大人,生活情緒穩定,善待小孩,對孩子的犯錯不是恐嚇、威脅和暴力,這是一個心中有愛的「成熟穩健」的成人,在這種人身邊的孩子會有相對的理性,反之可想而知那是一個什麼樣的小孩。有人曾經把一個愛打人、不尊重他人、成天被暴力的小孩,放在一位有愛、寬容、善良、穩定的大人身旁半年,這位小孩變成一位懂得愛人、尊重他人的好孩子,後來又讓這位孩子回到原來的環境,沒幾天就變回原來的樣子。
    從這幾天的課程中,從生命、媒體等觀點,我學到孩子要的是更多的愛、寬容、善良與穩定的大人來幫助他們。
    我確信這是「人權教育」追求的最終目標,也就是被尊重的老師、尊重自己的老師,才有能力去尊重孩子。

閱讀全文

~人權教育現場~ 人權教育的起點~研習所感

~人權教育現場~ 當人權教育落實在班級經營
本會執行長李惠芬老師在班上融入人權教學的成果分享
 
人權教育的起點?
  每一次的研習、從不同分享者的分享中,每分每秒都是自我解構和建構的活動,這些心中的許多的「同意」「不同意」和「問號」,不時的迴盪,有些點還在迴響、有些點稍縱即逝,有些……,這些被動搖的觀點其穩定和持續,除了自我的對話,最好是加上與他人的互動,否則那些沒有對話、沒有澄清的價值,就算用最先進的大炮發射,最終這些射得再遠的飛彈,最後是否又繞回原點?!一切因人而異,但……從另外的觀點來思考,至少它被啟動了。(這是正面思考)
  我了解每個個體都是獨立的,個體在不同的成長過程所累積的價值觀和思考面向,其同質性和異質性的比例有多少?難以得知,唯一我最確定的是「人權教育」就是一種生活的態度,它在生活中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發生,一切的起點,就是每一個人~他自己。只有懂的自己權利的人才能進而尊重他人的權利。
人權教育、法治教育的相似、差異和比例
  身為「人」最嚴重的問題,是分不清楚「什麼是最重要?」
  當一位教學者要傳達教學素材給學生時,他是怎麼選擇的?先教人權嗎?再教法治或同時並進,你是帶著「權威」在教人權或……,我在思考,法治教育是一種帶有強烈制裁和嚇止效果的教學(也許有些人不是這樣教),而人權教育是一種理性、和平和尊嚴的追求,那是天賦予人的最高價值,這兩種是否有其衝突點?如何教?能讓學生從認識了解,進而能負起責任或是讓學生因害怕處罰而遵守,那是教學的藝術和課程的思考,讓「人權教育」回到教育的本質,是真正推廣人權教育的真締。
愛、寬容、善良、穩定
   一個穩定的大人,生活情緒穩定,善待小孩,對孩子的犯錯不是恐嚇、威脅和暴力,這是一個心中有愛的「成熟穩健」的成人,在這種人身邊的孩子會有相對的理性,反之可想而知那是一個什麼樣的小孩。有人曾經把一個愛打人、不尊重他人、成天被暴力的小孩,放在一位有愛、寬容、善良、穩定的大人身旁半年,這位小孩變成一位懂得愛人、尊重他人的好孩子,後來又讓這位孩子回到原來的環境,沒幾天就變回原來的樣子。
  從這幾天的課程中,從生命、媒體等觀點,我學到孩子要的是更多的愛、寬容、善良與穩定的大人來幫助他們。
  我確信這是「人權教育」追求的最終目標,也就是被尊重的老師、尊重自己的老師,才有能力去尊重孩子。
 
文/ 中華國際人權促進會執 行長秘書長 / 台北市中正國小教師 李惠芬 2010-08-29
 

閱讀全文

營造教室中的和平 (世界公民人權高峰會網站投稿文章)

  和學生對話永遠都有意想不到的驚喜,學生說出來的話也永遠充滿思辯和善意,我總是能從他們身上得到很多的學習。
  某一天在教室中,針對「體罰」的議題有場充滿哲理的對話,一開始我問孩子:「你的父母是否相信不打不成器這句話?」。一半以上的孩子都舉手,當然他們都有過被體罰的經驗。接下來孩子就開始談到「我曾被打,到現在還心有餘悸,覺得身體和心靈都受到傷害……」、「體罰又不會真正的變乖」、「被打的人也學會用打人來處理問題。」等等話語,孩子頓時變得有正義感又充滿對大人的不解。
  我又問「那犯錯應如何處理?」學生很認真的看待這個問題,有人說「再給他一次機會」、「寫悔過書」、「讓他勞動服務」……,此刻有位平時較少發言的孩子舉手說:「讓他為自己做的事負責。」我馬上問:「怎麼負責?」他說:「可以和他溝通討論。」孩子真的很聰明、善良且願意解決問題。我問「那大人為什麼不這麼做呢?」孩子說:「都是不打不成器這句話害的……」(同學一陣笑聲),我告訴孩子:「父母都是想要幫助孩子的,只是他們和我們一樣須要不斷的學習。」
  教學心得1:這一段對話中讓我想起《遇見靈熊》一書的觀點,透過「環行正義」來處理犯罪的人,「是實行正義的一種療傷作法……,任何人都有能力去愛、去原諒、去療傷,那不是某些人的專利」。原來只要是人都有相同的本質–讓問題真正解決,犯錯的人須要被教育,去真正的負責,所以那是每個人生存的權利、不被折磨的權利及受教育的權利。當然在教室中我更希望「孩子們帶著愛進來,也帶著愛出去。」
  教學心得2:人權教育有很重要的一環是預防的教育,也就是給孩子知識,讓他們有知識和方法去負起自己和社會的責任。前幾天有三位孩子因爬牆,被警衛制止和告知。與爬牆的孩子討論後,他們知道這樣的行為破壞了學校和班級的秩序,因此要為此破壞做些正義的「交換」。擁有良好的學習環境是我們都想要且要負責維護的。與孩子們達成協議後,他們做了兩件事:第一件:整理環境。第二件:到校園向50人宣導~爬圍牆是不好的行為,每個人應走正門,並徵求被宣導者的同意和簽名。孩子完成後心中也放下做錯事的石頭,才能再開心的繼續學習。
  享受和平就必須為和平負起責任。
 
來源:2010年世界公民人權高峰會網站
   文/ 台北市人權輔導團教師及中華國際人權促進會執行長 李惠芬
 

閱讀全文

為什麼要推動青少年人權教育?

為什麼要推動青少年人權教育?

 
為什麼要推動青少年人權教育?人權教育有甚麼重要性?人權教育和品格教育、生命教育有甚麼關係?
 
為什麼要推動青少年人權教育?
  人權教育可以讓青少年學會尊重別人,我們在做人權教育時,不光是教人有哪些權利,而且還告訴青少年義務與責任的重要性,為有盡義務才能享有權利。
  人權教育可以讓青少年學會保護自己不被侵犯。人權教育可以讓青少年學習有哪些方法、管道可以求助,當人權被侵犯的時候要怎麼處理。

  從小到大常常聽到不可以做什麼,人權教育是教導青少年他們可以做什麼、他們擁有什麼權利。教導青少年瞭解人權,才能讓青少年尊重別人,在生活中互相包容。從人權教育中孩子們可以學習如何與他人相處,唯有每個人都有尊重他人,每個人才會擁有人權,權利是建構在互相包容的基礎上。
 
從人權教育到品格教育、生命教育
  從人權教育的課程規劃,可以帶入品格教育的內涵,讓青少年瞭解己所不欲勿施於人,或是己所欲施於人這兩句金科玉律,其實就包含了人權教育、品格教育的精神。除非大家互相尊重別人,否則這個社會不可能會落實人權。
  品格教育的目的是建立和諧共處的社會,除非人與人之間互相尊重包容,否則品格教育的目標無法實踐。青少年的品格教育是學校很關心的重要議題,從上課尊重老師、協助家裡打掃環境、言談尊重父母,每一個小地方都跟落實人權有密切的關係。

  除非瞭解人權需要落實在生活中每一個小地方,否則青少年會不懂得尊重生命或尊重自己,這也是生命教育的重要理念。
如欲瞭解更多資料,請參考青少年人權教案手冊、青少年人權影片、人權的故事影片。
 

閱讀全文

怎麼做青少年人權教育?

人權教育要怎麼推動呢?如何從人權教育讓青少年學習尊重他人?青少年人權教育的重點有哪三個?
 
人權教育的重點有三個︰
(1)讓青少年學習保護自己不被侵犯
(2)讓青少年學習尊重與包容他人,學習和他人相處
(3)讓青少年學習權利與義務的關係,如何對生活週遭負起責任
 
簡介如下:
(1)讓青少年學習保護自己不被侵犯
如果青少年不瞭解自己有哪些權利,被侵犯了也不會發覺,也不懂得保護自己,有很多新聞事件中我們可以發現,青少年因為不懂得保護自己而被傷害,像是校園霸凌、家暴、性侵的案件。其實學校的課程中缺少這方面的權利教育,這也是民主國家教育的重要一環,人權教育的基礎就是讓青少年學會保護自己的權利。
 
(2)讓青少年學習尊重與包容他人,學習和他人相處
如果青少年不懂得別人有哪些權利,常常會不自覺的侵犯他人的權利,在學習人權的過程中,青少年會瞭解除非互相尊重與包容,否則無法創造一個理性的社會。人權教育不僅是強調自身的權利,並且強調權利是每個人都擁有的;如果要讓每個人擁有權利,需要一個互相尊重包容的社會才能達到這樣的目標。
 
(3)讓青少年學習權利與義務的關係,如何對生活環境負起責任
讓青少年瞭解盡義務才能享有權利,權利與義務的關係密不可分,法律賦予民眾權利,但是連帶的民眾需要負起對國家社會的義務。世界人權宣言總共有三十項權利,然而責任這一條就像是車輪的軸心,串起了其他二十九條權利,沒有負起責任或義務,也代表著沒有人權的存在。
 

閱讀全文

人權教育的軸心-世界人權宣言

人權教育的軸心-世界人權宣言

世界人權宣言有甚麼重要性?人權教育怎麼執行?人權教育和字彙的定義有甚麼關係?
 
人權教育的做法
  國際青少年人權協會致力於青少年人權教育,藉由宣導聯合國所訂定的世界人權宣言為主軸來進行人權教育。應用生動活潑的「世界人權宣言影片」讓青少年瞭解什麼是人權,這個影片總共有三十條,每一條都用簡單易懂的方式闡述世界人權宣言的內涵。

  世界人權宣言的由來就是一個很好的啟發,可以讓青少年瞭解當初制訂者羅斯福夫人愛蓮娜的故事,以及當時的時代背景去瞭解沒有人權會造成的問題。
  從實踐人權的歷史中,我們也可以瞭解不尊重人權的經驗教訓。在時代的痕跡中,都存在不尊重人權造成的問題。唯有團結在一起,才能創造一個互相尊重的社會環境。
  在做人權教育時,需要以生動活潑的方式切入,和青少年互相討論,讓他們去思考,唯有用教育去啟發,青少年才會從生活中每一個小地方實踐世界人權宣言的精神。
  我們已經在台灣各縣市國小推動人權教育,為了避免上課枯燥,增進學生們的興趣,我們會採用許多生動活潑的方式,包括︰影片播放、帶動遊戲、說故事、舉出新聞實例、繪本教學等等。
  我們的人權教育主要採用國際青少年人權協會的影片,讓青少年認識世界人權宣言。世界人權宣言是聯合國在1948年訂定,許多國家都簽署贊成的一份文件。當時第二次世界大戰才結束,人命被戰爭踐踏,這樣的歷史背景,可以讓青少年瞭解尊重人權的重要性。
 
定義的重要性

  無論對象是小朋友、青少年、老師或是家長,我們都會先定義什麼是「人權」,對於學習一個主題來說,定義是非常重要的,所有的學問通常第一章節都是在介紹它的定義與範圍。

  人權教育也是如此,一開始需要先定義什麼是人權,對小朋友或青少年來說,太艱深的定義只是會讓大家搞糊塗、睡著、不想聽。清楚的定義可以讓青少年真正瞭解人權。清楚的定義可以讓青少年瞭解權利並非毫無限制,每個權利都有一定的範圍︰也就是不侵犯別人的權利為前提。
 

 

閱讀全文

~人權教育現場~ 人權影片的威力

~人權教育現場~ 當人權教育落實在班級經營
本會執行長李惠芬老師在班上融入人權教學的成果分享
 
  從中華國際人權協會買了一卷人權的故事,其中的內容用圖片介紹人權的歷史和人權宣言三十條的內容,我在指導學生人權教育的歷程放了這片影片,看見每位學生有不同的反應,其中有位小孩……
孩子的反應
  小J是一位對人生充滿憤怒的11歲小孩,他剛來到我們的教室時,看我的眼神是「生氣」及「防衛」,和同學的對話常一言不和就磨拳擦掌做勢要打人,開學沒有幾天就在科任課對科任老師破口大罵,罵出的話語不堪入耳,你很難想像一個以一般觀點,家裡健全的孩子為什麼充滿「恨」,在觀看人權影片時,他一直露出很贊同和用心的眼神專注,討論時他頻頻舉手。我的解讀是:他應該是長期不被尊重進而對人產生不信任和敵對,記得當我第一次稱讚他時,他手足無措彷彿幾十年來未曾被讚美的驚訝!第二次再度讚美,他的僵硬還持續,再來我拍拍他的肩膀給予他肯定時,他露出瞇得只剩一條線的眼睛和兩個小酒窩看著我,我們之間的距離一點一點在拉近。
  每個人不管大人和小孩都需要被尊重,一種應該是與生俱有的人性尊嚴,它要大家共同來維護,它就在生活中。
    
 世界人權宣言:第一條~我們都有自由而且都是平等的
 
文/ 中華國際人權促進會執 行長秘書長 / 台北市中正國小教師 李惠芬 2009-11-28
 

閱讀全文

~人權教育現場~ 尊重~從放大孩子的優點開始

~人權教育現場~ 當人權教育落實在班級經營
本會執行長李惠芬老師在班上融入人權教學的成果分享
 

  我的孩子今年大一,離家到南部念大學,前幾個星期去看看他,他的房間充滿了物品,他覺得不太好意思要我在客廳稍待,他努力的把房間整理一下,才讓我進去,他對整齊的標準當然與我有很大的落差,但是我還是看見他真的長大,記得高中的他房間和現在不相上下,每次叮嚀他要整理,他總是說學藝術的嘛!……!現在他覺得不好意思,我也沒說什麼,老遠跑來也不是為了數落他的內務!
  反觀506教室的孩子,有的孩子整整齊齊的,我還在他們的桌上貼上笑臉貼紙,當他們看見笑臉時總是像笑臉般的燦爛,他們真的很可愛!有幾個剛到506教室東西一團亂的孩子漸漸也會開始整理物品,剛開始我會說「請淨空桌上物品準備上課。」有 一兩 位孩子還是玩弄文具我行我素,現在這樣的情況已經銳減,不給予太多負面的力量,自然孩子就會往正向的路上,開始總會辛苦些!教養沒有速成,太多的說教、暴力(語言或肢體),往往會讓孩子因此學會以暴制暴或以其人之道還至其人之身,讓孩子自己看到問題進而改善才是真正幫助他們,我了解為人父母的焦慮,我想這也是當父母的課題,放大優點看起來沒有比直接打罵來得有效,但是卻來得長遠,多從孩子身上,可以學習到許多人類的本質~善良和做好每件事的熱情。
世界人權宣言:第一條~我們都有自由而且平等
       第二十九條~我們的責任

 
文/ 中華國際人權促進會執 行長秘書長 / 台北市中正國小教師 李惠芬 2009-11-10
 

閱讀全文

~人權教育現場~ 打造506教室的和平~暴力探討系列3為什麼要有學校這種地方?

~人權教育現場~ 當人權教育落實在班級經營
本會執行長李惠芬老師在班上融入人權教學的成果分享
 
  今天下課孩子上完科任課,小伊突然從外面衝進教室,對著我大叫「為什麼要有學校這種地方?我要把它毀了!」「尤其是考試是誰發明的,你給我出來!」我正想問他發生什麼事,他又匆匆離去,我坐在那兒開始思索,「考試」讓許多孩子和家長抓狂,昨天,有個孩子的數學考卷揉成一團,我問他發生什麼事,他很靦腆的說是媽媽揉的,另外一個孩子拿到數學考卷,整個人的情緒跌落谷底,他問我可不可以不要簽名?我問他需要幫忙嗎?我需要打電話嗎?他說千萬不要打電話給我媽,我會想辦法讓她不要生氣的,只有幾個人在詢問同學如何解題……

我們的教育出現什麼問題?孩子真的在意分數嗎?孩子在意的是背後的處罰!他們已經忘記學習的真正目地,雖然教育單位三申五令不可以體罰,但是其它的生活空間是否也戒了體罰這件事?孩子的壓力從哪兒來?我應該好好了解他們!
  有沒有看不見的暴力呢?!

 
文/ 中華國際人權促進會執 行長秘書長 / 台北市中正國小教師 李惠芬 2009-11-02
 

閱讀全文
第 2 頁,共 3 頁1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