藉由宣導聯合國所訂定的「世界人權宣言」,讓青少年、甚至一般民眾瞭解他們所擁有的基本權利,使社會各層面能夠將這30條基本權利落實在生活中,建立一個民主、自由、理性的社會。這個部份,將透過中華國際人權促進會的設立,來與國際青少年人權協會(Youth for Human Rights International)的相關活動接軌,目標是要求落實世界人權宣言,使人權在全球實現。
聯絡我們:02-25633636

人權故事、文章分享分類

~人權教育現場~ 打造506教室的和平~暴力探討系列2

~人權教育現場~ 當人權教育落實在班級經營
本會執行長李惠芬老師在班上融入人權教學的成果分享
 

  孩子開始對身邊一些不好的行為有所不同的觀點,過去習以為常的事情會重新檢示,過去慣用的方式也開始瓦解,好比有些同學一出口就說「你變態!」「你好賤!」甚至有些孩子在操場大叫「性侵害」等,不堪入耳的話語,我幫助孩子開始了解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話語,當我提出這些話語時,學生都在竊笑,有的人還說「喔!老師說難聽的話!」我問孩子你們了解這些字的定義嗎?大部份的孩子都說不出真正的定義,只好請他們查字典,當他們了解意思後,(查過字典)通常再使用的機率不高。由此可知大部份的學生都是相互學習「好與不好」有時照單全收,較少深入了解。
  我提出「語言暴力」這個詞,我問他們什麼是語言暴力?我口述在維基百科的定義:語言就廣義而言,是一套共同採用的溝通符號、表達方式與處理規則。加上我們定義過的暴力,「是泛指侵害他人人身或強取他人財物的強暴行為。」孩子開始討論那以上的話語是否可以稱為語言暴力?有人認為有輕重之分,最後我問他們,有必要遊走在這些不好的話語邊緣嗎?我再問孩子你喜歡別人對你說這些話嗎?
  好的話語是大家都喜歡的,代表每個人都喜歡被尊重,所以聽到有人說了不好聽的話應如何處理?小朋友說「請他查字典和表示不同意!」
  要鼓勵學生負起責任,會多說好的話及說錯話時要勇敢面對處理。鼓勵孩子讓他們了解很多的衝突都是可以和平解決,最重要的原則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,己所欲施於人。

 
文/ 中華國際人權促進會執 行長秘書長 / 台北市中正國小教師 李惠芬 2009-11-01
 

閱讀全文

~人權教育現場~ 打造506教室的和平~暴力探討系列1

~人權教育現場~ 當人權教育落實在班級經營
本會執行長李惠芬老師在班上融入人權教學的成果分享
 

  《打造我們的和平教室》一書中提到對暴力的「零忍受政策」,讓我對國外的教育精緻感到佩服,引發我想了解506教室的孩子們對暴力的想法和尺度何在?
  在一個告狀的事件後和孩子們討論什麼是「暴力」?孩子七嘴八舌的說了些極暴力的事件(大都是在新聞和電視看見的),有幾個求知慾強的孩子開始覺得應翻字典來定義「暴力」。有想法有行動是506孩子的優點,正在理解「暴力」的定義,小方說:「我的國語日報字典上有兩種定義,第一個暴力是強制的力量:武力;第二是泛指侵害他人人身或強取他人財物的強暴行為。」註1 我問孩子那是什麼意思?小輝:「我不懂人身是人身攻擊的人身嗎?」我們再查字典把人身和人身攻擊弄清楚,字典上的說明「人身:人的身體、軀殼和品格。」人身攻擊指的是「在討論或辯論事情時,對個人的身體、品德等進行指責、辱罵。」註2……,了解後我請他們舉例說明,孩子竟然提出的暴力事件開始轉移到家裡,他們說「我爸有一次用衣架打我妹妹,衣架都打彎了!(他邊說還邊帶著憤怒的情緒)」。接下來開始的是「我考試考不好被爸爸媽媽打」「 安親班 老師打我」「我和同學玩不小心打到他他不聽我道歉就打我……」一陣的宣洩後,我問孩子:「那什麼是暴力?」「暴力有輕重嗎?」「我們需要依輕重來容忍嗎?」
  我看見孩子的覺察能力提昇了,但是後續要處理的問題更多了,過去習以為常的事現在不一樣了,我不是要孩子來對抗父母和大人,也不是告訴孩子永遠是對的,我們要的是更理性的處理和給孩子更理性的典範。我問孩子「在這些事中,造成了什麼傷害和錯誤?」「誰應該負責?」「你可以做些什麼來幫助減少暴力?」
待續……
 
註1.新編國語日報辭典:國語日報出版中心主編,2000年出版。P844
註2.新編國語日報辭典:國語日報出版中心主編,2000年出版。P90

 
文/ 中華國際人權促進會執 行長秘書長 / 台北市中正國小教師 李惠芬 2009-10-31
 

閱讀全文

~人權教育現場~ 有人告訴你,你就會去做嗎?

~人權教育現場~ 當人權教育落實在班級經營
本會執行長李惠芬老師在班上融入人權教學的成果分享
 
  對我而言那不是真的,我和大部份的人一樣,會思考「利益」和「負擔」,人權教育對我而言,最大的「利益」是:我尊重孩子,孩子也尊重我,我的「理性」讓他們學習更穩定及相對的理性。孩子是我們未來的文明,身為老師更要負起人類文明的責任,因為我們在教育未來的文明。「負擔」則是要面對教學現場的「不同意」,終究許多人還沒有接受人權的教育,「反對」、「不同意」是可以理解,但我相信,這是教育界一場「和平的改變」,當人權種子開始唱起人權的曲調,一定可以像波羅地海三小國的「歌唱革命」,從地方小調開始進而結合更多有志一同的教師一同齊鳴,這些就是美麗的「負擔」,也是自己和整個教育環境,重新看待「人」的變革。

  一顆蘋果只有兩三粒種子,但是一粒種子可以長成無數顆的蘋果,小蝦米立大功,永遠不要小看自己的一份力量。
我心中的人權教育是什麼?
  對我而言:人權是我的教育信念,因為我愛「孩子」我也愛「人」;人權是一種人與人之間的溶劑,因為懂得尊重減少不必要的紛爭;人權是責任,因為我要享有這些權利就必須實現「人權」,所以我願意為人權付出我的心力。暑假五天加上這次共十天的人權研習,更瞭解不同的領域的人,在臺灣人權教育的走向和現況,這是一種使命,他不是別人要你、規定你,而是你真的認為它很重要,加上你有知識,你才有能力負起這個責任,最後,就會無時無刻,變成一種想法和行動融入生活和教學中,我的理解是「心動」的同時也是「行動」的開始。
感動是行動的動力
  在這幾天課程中,接受多位教授和老師的智慧,感受每個人為人權教育的努力。改變能成功必是理性、漸進和堅持,有這麼多的典範支持教育現場的我,幫助我更清楚和確定的把人權概念實現在教學中,期待最後與更多人分享和結合更多人為人權教育加油!
 

文/ 中華國際人權促進會執 行長秘書長 / 台北市中正國小教師 李惠芬 2009-10-17
 

閱讀全文

~人權教育現場~ 看見孩子真正的問題系列二

~人權教育現場~ 當人權教育落實在班級經營
本會執行長李惠芬老師在班上融入人權教學的成果分享
 

  當我們無力處理孩子的問題時常常會尋找專家的協助,而孩子們貼上就會被貼上標籤,因此各種新名詞或舊名詞會不斷的出現。
  小灰是一位專家列名的過動兒,依我的觀察和記錄,小灰最基本的問題,抵制補習班抵制大人嚴格的管教及制式化的練習等,還有最容易被忽略的問題,他有許許多多不了解的字詞。
  抵抗的方式就是做不好每一件事,讓大家注意他的存在,造成很多不好的影響來吸引大家的關注,而大人卻是不斷的管教不斷的強迫他做他不想做的事,而不了解這樣的幫助造就現今的孩子,當孩子企圖不再犯時,他努力的壓抑自己,最後生理上出現許多的反應,如果大人能看見真相,就不會讓同樣的問題,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,最後又要尋找專家,這下子又來一個新的病症,而此症所開的藥竟然是鎮靜劑,孩子你要爭氣,我相信你能學習及改變!
  我們一起努力!
 
 
文/ 中華國際人權促進會執 行長秘書長 / 台北市中正國小教師 李惠芬 2009-04-13
 

閱讀全文

~人權教育現場~ 讚美的效力真大

~人權教育現場~ 當人權教育落實在班級經營
本會執行長李惠芬老師在班上融入人權教學的成果分享
 
  小羽是一位學習嚴重落後的孩子,我想盡各種辦法要幫助他趕上大家的腳步,一開始是我利用中午休息的時間個別指導,由於次數太少或其它班務干擾,總是沒預期中的有成效,當中也加入小老師協助,有時還不錯有時……,最近我每天持續的給予讚美,終於發效了,此時再給予個別指導效果大增,今天我終於教會他分辨中文字的四個聲調,他很開心的反複練習,在這之前還有一個特效秘訣,我讓他當另外一個數學學習比他更慢的孩子,小羽竟然下課都願意留下來幫助,我看見他在進步!真開心!
 
文/ 中華國際人權促進會執 行長秘書長 / 台北市中正國小教師 李惠芬 2009-04-13
 

閱讀全文

~人權教育現場~ 繪本~是蝸牛開始的

~人權教育現場~ 當人權教育落實在班級經營
本會執行長李惠芬老師在班上融入人權教學的成果分享
 
  是蝸牛開始的!這是一本很簡單卻發人深省的繪本,故事的內容是從一隻蝸牛的一些言語開始的,這一連串看似無心的話語,卻造成許多的不良結果的因果事件。
  故事發生在一隻小小蝸牛,看見一隻無憂無慮的豬,無心的對豬說:「天啊!你好肥!」,起先,豬不以為意事後卻感到心情很煩。豬帶著煩悶的心情遇到兔子時就批評兔子「膽小鬼」,兔子馬上反駁。兔子離開後也受到豬的影響,接著是大狗,兔子批評狗很「懶」只會睡,狗繼續做他的白日夢,夢醒後心情糟透了,差點就撞到蛛蜘網,看到蜘蛛馬上罵他「腿細又醜」,蜘蛛被罵後心情很不好,一見鵝就說,你這隻「呆頭鵝馬上被下鍋煮」,鵝不快樂的走開,來到蝸牛的地方,馬上把氣出在蝸牛身上,你慢吞吞……,這一系列的效應,引出這個關於情緒、自我肯定和人際關係的故事。一路上可以看到,原本毫不相干的個體,因為一些話語就互相影響。
  每隻動物被批評時,都為自己找到合理化的台階下或辯護,但事後卻又開始不開心,繼續做他們被批評的這件事。不論他們本來是真的喜歡自己的特點,或是只是為了保護顏面而找理由,他們的心情受影響,無法以對自我的肯定,來面對他人的批評。  
  如同故事的結局,每個人都開心做自己,能分辨他人話語的真實性,學習用親和力表達不同意及不用相同的方式對待別人。
  這就是尊重每個人的差異,及對任何人不要有差別待遇。
 
文/ 中華國際人權促進會執 行長秘書長 / 台北市中正國小教師 李惠芬 2009-11-01
 

閱讀全文

~人權教育現場~ 教育現場的公平交換

~人權教育現場~ 當人權教育落實在班級經營
本會執行長李惠芬老師在班上融入人權教學的成果分享
 
 <學生跨班的糾紛事件描述>
  上課鐘已經響過將近十多分了,小胖仍然不見人影,而正當我要出去尋人時他終於斯條慢理的走進來,我還沒開口他就說他的直笛不見了,他在找直笛,他的直笛被隔壁班的小強丟不見的。上節課小強才拿著石頭來門外告狀「老師小胖用石頭丟我」,這件事還沒處理這節課又有新的事件,我想應該找小強來了解,這時又出來大牛也在事件中,有關鍵性的參與,因此跨了三個班級的直笛遺失、打架和丟石頭事件,真的須要馬上處理,帶著三個孩子往輔導室尋求輔導,心中掛念著,班上還有二十多個學生需要關照。

  到了輔導室,只見主任忙於接電話,等了數分鐘我開口尋求幫助,他只是說現在沒人(其實主任也是人啊!),要等到12點。小強說:「他們都在禮堂做事或吃便當,我們去訓導室處理!」(孩子用他的舊經驗在指引我)我想孩子也該上課,在此乾等浪費時間,讓我想到前兩次帶著學生到輔導室尋求服務時,主任抬頭看一眼又低頭辦公文嘴吧唸唸有詞,我心中一陣困惑,情緒度如此低的主管!
 
<省思一>我可以做什麼?
  我應該告主任,這些事件須要馬上處理,因為他們已經戰鬥兩個下課了!就請主任幫忙處理,因為我要回去上課!
 
<省思二>啟示
 這兩天上了一門課程「錢的動力」,其中談到有四種交換:
    第一種不公平的交換:你付出錢卻沒有得到產品,有如強盜。
    第二種部份交換:你付出錢卻只有得到部份的產品。
    第三種公平交換:你付出錢得到等值的產品。
    第四種豐盛交換:付錢後除了得到等值的產品還得到很有品質的服務。
 在教育現場我們的產品是什麼?是學生所得到的服務是什麼?我們應該要提供給學生的服務是什麼呢?這是我們的產品嗎?是第幾種的交換?
 
<結尾>
  中午一吃飽,小胖就來告訴我,「你什麼時後幫我處理?」,小強來告知他要去上其它的課,我想我可以利用午休時間來處理,但是三個學生又缺一個,後來找到小強,又等到輔導室裡熱情的特教組長協助,終於事情有個水落石出,而且也不是在打罵下,找到解決的方法,小胖回到教室已經累得在寫作課二度睡著。
 
<喜悅>
  努力提供學生能處理和面對問題的能力,希望學校的同仁能共同來努力,這些孩子都是未來的文明,他們須要更好更豐盛的交換!
 
錢的動力:有關於錢的運作及經濟的機制,資料來源:L. 羅恩 賀伯特
 
文/ 中華國際人權促進會執 行長秘書長 / 台北市中正國小教師 李惠芬 2008-04-29
 

 
 

閱讀全文

小二學生心中的好朋友

~人權教育現場~ 當人權教育落實在班級經營
本會執行長李惠芬老師在班上融入人權教學的成果分享
 

好朋友  小方  2007/4/2
 
好朋友總是互相幫忙;好朋友總是一起分享和遊戲;好朋友總是一起做事情。
我和我的好朋友一起互相幫忙時,總是讓對方笑得嘴合不攏,有時還會假裝生氣或想哭,可是會讓我感覺是在玩遊戲!
我和好朋友常常一起分享和遊戲,分享時會一起吃甜點,有時是我分他;有時是她分我。遊戲時會又抓又跳,有時會哭;有時會笑,不過還是好好玩。
我和好朋友最常一起做事情,我們最喜歡做的事情是幻想大自然,我會想不要再砍樹;她喜歡想什麼,我就不知道了!說不定她不喜歡幻想她喜歡玩!
雖然我和好朋友常常生氣和嫉妒,不過這些小事永遠打破不了我們好朋友的友誼,因為幫忙時、遊戲時、分享時和做事情時會再次和好的,我們還有很多秘密哦!不管不久,以後我還是會喜歡我的好朋友~小芸!
 
p.s. 孩子從小就開始學習與人互動,營造一個好的學習環境應該包含一個充滿良好溝通、充滿愛和信任的學習空間,從孩子的文章我更了解他們的人際互動也可以檢示我的班級氣氛。

 
 
文/ 中華國際人權促進會執 行長秘書長 / 台北市中正國小教師 李惠芬 2007-04-02

閱讀全文

~人權教育現場~ 誰對 誰錯

~人權教育現場~ 當人權教育落實在班級經營
本會執行長李惠芬老師在班上融入人權教學的成果分享
 

教室裡的羅生門事件~我沒有……
 
我沒有打勾
  今天第一次讓孩子交換批改數學作業,沒多久就有人告狀「老師誰沒有交換」,小丸子說:「我剛才有交換,現在才拿回來的!」大雄說:「她沒有!而且她錯了,還自己用紅筆打勾」,老師靠近一看果真有一瓶立可白,拿起作業單全是立可白痕跡,翻頁一看有紅筆的痕跡,為了保留小丸子的顏面,顧及告狀者的心態,(求公平)老師翻著背面再問小丸子一次「你有沒有看到紅筆的…….」小丸子:「我真的沒有」老師……,好!我們下課再溝通。
  我看到人性「我是對的」,我要證明自己是對的,同時證明別人是錯的。
 
我沒有說他的遊樂器很爛
  星期一(3/19   10:15)第二大節下課他們小叮和大頑在閱讀角互動,不久開始追逐,小叮一臉不悅,但大雄仍然嘻笑的跑著,我見事態不對,前往制止,第一次小叮不聽,第二次我提高分貝並拉住他們才停止,小叮大叫「我要把你殺了!」語出令人驚訝!我請他到一旁先冷靜。(事情沒這麼嚴重!)
  3/20小叮的媽媽在連絡簿寫「孩子不應該嘲笑別人的物品等話語」,我在聯絡簿也寫上自己所看到的情形告訴小叮媽媽,告知並無人嘲笑他。
  (原來中間我沒聽到,大雄向小叮借遊樂器但小叮不借……)
  3/21小叮的媽又寫聯絡簿「小叮說同學不敢承認,孩子相互嘲笑難免就算了……」我又請他們兩人出來溝通,一開始我請小叮先把來龍去脈描述一次,再問大雄昨天你們在追逐前,你是否提及「小叮的遊樂器很爛」?他矢口否認,但小叮直說「有」,我用我的最最肯定穩重的情緒等級再問大雄,他說「好像有」,此刻我的耐心開始搖擺,為什麼不敢面對?
  最後大雄:「我忘了!」
  今天這件事,有如羅生門般的一團迷霧,但我在大雄的眼睛中看見他在證明自己沒有錯,他在保護他自己,在為自己辯解,孩子的問題絕對有其背後的原因。
  每個父母都認為自己給孩子是最好的,給他們最好的生活,讓他們上最好的補習班,上最好的才藝等,這些都是物質的,他們是否真正了解孩子的需求?孩子的意願?孩子真正的問題?孩子的精神世界?
 
 
文/ 中華國際人權促進會執 行長秘書長 / 台北市中正國小教師 李惠芬 2007-03-22
 

閱讀全文
第 3 頁,共 3 頁123